东莞律师网——Www.Dg5918.Cn
今天是: 我要咨询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首 页法治动态法规中心诉讼指南案例点评法律文书合同范本法律顾问劳资顾问培训讲座找律师找律所
婚姻家庭 | 刑事辩护 | 知识产权 | 合同纠纷 | 债权债务 | 公司法务 | 劳动纠纷 | 房产建筑 | 医疗纠纷 | 损害赔偿 | 交通事故
消费维权 | 海事海商 | 电子商务 | 金融保险 | 物权纠纷 | 国家赔偿 | 专 利 权 | 著 作 权 | 商 标 权 | 常年顾问 | 非诉业务
当前位置:东莞律师网>>法治动态>>今日关注>>浏览文章
重庆黑帮发展史:“黑金帝国”的崛起和崩溃
来源:互联网 作者:佚名 日期:2009年08月26日 访问次数: 【字体:

点击浏览下一页

“车霸”黎强的重庆渝强实业公司门口停满了警车。

点击浏览下一页

  “猪霸”王天伦归案时,旗下公司已垄断重庆市场70%以上的生猪供应源。

  文强被带回重庆的第一现场

  8月7日早晨,从北京飞往重庆的国航CA1419航班飞行员目睹了一次“特殊任务”:重庆市司法局局长文强(前一天还在北京参加全国司法厅局级会议),在一群便衣警察的簇拥下被带上不远处的警用防暴车。在匆忙中拍下的照片里,打黑局长王立军(图中箭头所指处)也赫然在目,他站在防暴车前,双手习惯性地交叠放在胸口,旁边是一个正在拍照的警务人员。8月8日,署名“开三轮上天”的飞行员将一组“第一现场”的图片发到了网上。

  重庆打黑,到目前为止,无论是政府还是舆论,都把此次行动定性为“政治任务”。

  7月31日,一场会议在重庆国际信托投资公司会议室召开,打黑局长王立军在长达1个半小时的讲话中,介绍了打黑的全部情况。对于其内容,一名与会者说:“大家都感觉触目惊心,此前根本就没有想到会是这样。”

  王立军是应重庆市的全国人大代表、金融大鳄以及企业主们的邀请而来。一名与会者说,说是邀请介绍情况,实际上是探听打黑底线来的,“他们关心打击的尺度和范围,担心会打过了头。”在这次会议上,王立军透露:重庆黑社会仅放水就放了300个亿,这个数字相当于重庆一年财政收入的三分之一。

  长达4个多小时的会议,具体内容神秘而“敏感”,媒体只是发了几百个字的消息。“不敢说,也不能说。”一名与会记者反复强调。

  警方披露,截至8月15日,已经逮捕67名黑恶团伙首犯和抓捕了黑恶团伙成员1544人,余下的还有469名逃犯被境内外追捕。而此前的8月13日,“保护伞”重庆市司法局局长文强被“双规”的消息更是令人震惊。

  发生在这个盛夏的打黑风暴告诉我们,在现实世界之外,还存在着一个我们看不见的真实世界———“黑金帝国”。它由黑社会的暴力手段维系,通常以“公司”的名义出现,伴随着重庆经济发展而壮大,渗透到经济命脉,威胁执政利益。

  我们通过梳理重庆黑势力十年来的发展史,力图提供一个观察“黑金帝国”的秘密窗口。

  草创时代 2000年以前

  以2000年为节点,以“二王”为代表的重庆黑社会草创时代,伴随着重庆经济起步而发展。其盈利模式简单而相似:开设赌场兼放高利贷,隶属“黄、赌、毒”初级阶段。上世纪末,随着王渝男被判处无期徒刑、王平被通缉,标志着这个时代的终结。

  黑团伙崛起

  其盈利模式简单而相似

  关于黑金帝国的形成,我们不妨从2000年开始论述。这一年,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正在部署全国范围内的“打黑除恶”专项斗争。中国的官方语言和法律中,并没有“黑社会”,只有“黑社会性质组织”,在媒体上,学者们则开始忙着为中国是否存在“黑社会”争论不休。

  对于远在西南边陲的重庆来说,答案却不言而喻。检方资料显示:早在1996年,一名名叫王渝男的公安子弟,就已经走上了他的“职业黑社会”生涯。1998年,他成立了重庆市长远实业有限公司,但这只是一个幌子,赌场是他唯一的收入来源。当时,在重庆市各大酒店以及璧山县白云湖度假村都有他的地下赌场,他还持有一批枪支弹药。到2000年10月,这个黑社会团伙已经发展到数十个成员。

  重庆市主政者的目光此刻正盯在焦头烂额的经济上,刚刚直辖第三个年头,正是前总理朱镕基提出“三年国企脱困”目标的收官之年。83岁的重庆市市政府参事、市“十一五”规划专家咨询委员会主任委员雷亨顺向南方都市报记者提供的一个说法称:当时的重庆市领导一致认为,这是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他们跑到北京,请求区别对待,遭到了拒绝。

  但这次进京也不是没有收获,除了正常拨款,中央政府答应给重庆一笔“额外拨款”,并且持续了三年。

  奇迹似乎真的发生了,2000年年初,离最后期限尚有数月,重庆市已经超额完成任务。对于沉疴难愈的重庆经济来说,这不得不说是个奇迹,雷亨顺至今没有弄清楚这奇迹从何而来。因为,即便是上世纪90年代末,著名的重庆钢铁厂车间内,两台清代张之洞时期置办的蒸汽机,还在吭哧吭哧地运转。

  奇迹还发生在王渝男身上,因为他的赌场从未被查封过。后来被称为“二王”之一的王平,也在此阶段迅速崛起,他赖以生存的手段,正是开设赌场。据核心人士称,王平起初只是王渝男的一个下属,职业是电影院送片员,后来自立门口,“二王”平起平坐。

  经济的腾飞,衍生了更多黑社会团伙的存在,比如称霸永川多年的曾令文、杨天明、陈维强三大涉黑团伙。但其盈利模式简单而相似:在重庆各大酒店以及城乡接合地开设赌场,以骰子、金花等形式聚众赌博,从中抽成;也包括在赌场开设放高利贷一条龙服务。

  散见于媒体报道中的警方说辞,这类犯罪的性质仍以“黑社会性质组织”定论。比如,彼时声名远播的“狠角”封曼,尽管属于公安部挂牌督办案件,并且“涉案170多件,涉案人员180余名;打伤当地无辜群众80多人,打死两人,涉嫌非法掠夺国家和他人财产近1.8亿元”,最终审判仍属“打黑除恶”范畴。

  电影《大腕》里,几个黑衣人凶神恶煞要砸葛优的场子,葛优一拍桌子大喝道:“别跟我装黑社会,中国压根儿就没有黑社会!”观者哄堂大笑,却也是当时对于黑社会认知的真实写照。

“白云湖案”终结“二王”

  后来的“江湖大佬”尚未登上舞台

  “二王”时代,介于重庆直辖前后,在此阶段,与之相关的政法界人士有三类,由此构成了黑社会与保护伞之间最初的利益图谱。一位专门研究黑社会的学者认为,此时期“他们是由贪婪的官员、职业道德败坏者和下等痞子组成的乌合之众”。

  稍早前的1992年,巴县公安局秘书股警员文强已经升任重庆市公安局分管刑侦的副局长,此后,他在副局长这个位置上做了16年。

  文强与“二王”的交往,被更多说成是警察与线人的关系。在警界内部,培植秘密线人是破案途径,但行事低调。人们却看到,文强和王平在街头吃烧烤。在王平女儿的生日宴会上,文强曾很高调地公开亮相。有媒体援引某警察的描述:“他穿着一身黑,开着名车


首席律师: 孙智全律师
律师证号: 14419200710786133
咨询电话: 13728117159 13827267196
电子邮箱: [email protected]
在线咨询: 有事您就点这里
上门咨询:

分享到:
上一篇:成都“楼歪歪” 鉴定说安全
下一篇:七旬老母挥泪雇凶杀吸毒儿 律师称一般不判死刑
法律咨询
  • 问:我这种情况应该怎么应对呢?
  • 问:我想向你请教一下我该让他们赔多少钱?
  • 问:政策法律依据何在?
  • 问:请问我现在该怎么办?
  • 问:我想问一下这种情况我们能要求到哪些补
  • 问:工伤赔偿
  • 问:我应采用怎样的方式去保护自己的权益?
  • 问:烦请尽快回复,感激不尽
  • 问:我要是想维权应该怎么办?
  • 问:要怎样才能得到赔偿
  • 问:[原创]
  •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会员中心合作伙伴版权声明友情链接申请链接广告服务服务指南
    版权所有 东莞律师网 © 2007-2010  All Rights Reserved. 为了更好的浏览,建议使用分辨率:1024×768和IE6.0以上的浏览器浏览本网站
    常年法律顾问: 孙智全律师  咨询热线:13728117159 13827267196  电子邮箱:[email protected]